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江西官员侵吞近亿资金远逃 官方称农信社须全赔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09-26  

  江西鄱阳,1986年被定为国家级贫困县,2010年全县地方财政收入共4.1亿元,这样一个被冠以“穷、弱”的小县城,现因财政专户资金被套取9400万元震惊全国。

  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多年来载誉无数。2010年8月,该局出版了80万字的《跋涉》一书,一时间,“堪称县级财政教科书”、“解读鄱阳现象”的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在厚厚的《跋涉》中,“决策科学化、管理精细化、监督规范化”的理念被称为“实践结晶”,并用“九大环节”保证“严防死守”。可是,一枚假公章就可以开启所有的关卡,四年间作案,两个单位的负责人却都可以毫不知情。

  在此书的序言部分,鄱阳县财政局局长欧阳长青最后写道:“书效如何,则有待读者再检验……”

  2月21日,鄱阳县“2·11”专案组发布消息称,李华波等人的部分犯罪事实初步查清,关键证据确凿,已抓获犯罪嫌疑人5名,涉案账号已被冻结。截至2月20日已经追缴赃款和查封财产总计1003万元,被转移套取资金中的4605万元的去向已查明,余款去向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此案中有两个关键人物:李华波,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建股股长;徐德堂,江西省鄱阳县农村合作联社城区分社主任。

  在当地,李华波以好赌闻名,“澳门一夜豪赌百万”、“赌博赢得独门独户洋楼”等故事在老百姓中广为流传,徐德堂则因好色和炫富广受非议,这两个人的“铁哥们”关系也是众所周知。

  春年前,李华波就以80万的价格将其独门独户洋楼悄然转手,同时向一些朋友借了巨额债务,并向领导请假“要去海南岛过年”。

  直到2月11日中午,已身在加拿大的李华波主动打电话给鄱阳县财政局党组副书记程四喜并告诉他:“这几年,我贪污了很多公款。”大吃一惊的程四喜才赶紧联系县财政局局长欧阳长青,开始调查失踪款项。

  调查结果是,鄱阳县财政局存储在信用联社城区分社的基建专户中的资金9400万元已不翼而飞,记录显示,这笔巨款已经转至李华波、徐德堂预先注册的鄱阳县锦绣市政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账户上。彩图图库

  更具讽刺的是,李华波不仅主动打电话“自首”,还留下书信详细叙述作案过程:在巨额款项的套取背后没有任何“高科技含量”,李华波只是伙同徐德堂等人,利用职务之便,凭借一枚私盖伪造的公章和几张虚假对账单就打破了所有审批和监管程序,轻松携近亿元公款外逃。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作案发端于2006年,4年中,这笔占全县地方财政收入近四分之一的巨款在一个财政局股长和一个农村信用社分社主任的“掩护”下就可以表现出“安全”,顺利通过财政局的数次审核和农信社的频繁稽查。

  鄱阳县财政局局长欧阳长青和鄱阳县农村合作联社理事长吴智敏都用“完全不知情”评价此事,“家贼难防”、“隐蔽太深”成为两位负责领导的解释。

  此案还牵出了争议颇多的鄱阳县财政局局长欧阳长青,他被网友揭露“财政局长开了长天阁饭店把钱洗白”、“儿子开着保时捷”、“霸占全县安置房廉租房工程”、“曾因犯错被开除党籍并受处分”等。

  对此,欧阳长青用“我也不了解”向媒体回应前三项传闻,并称儿子“因患有精神疾病正在外地接受治疗”。

  问及“历史问题”,欧阳长青承认,1997年,因发洪水导致区内一座围堤倒塌,时任鄱阳县古县渡区区委书记的他曾被开除党籍,但2001年,鄱阳县有关部门撤销了这一处分,并安排他到城北指挥部、县经济环境服务中心和县政府办公室工作,2003年欧阳长青担任县财政局局长。

  据鄱阳县财政局党组成员徐晓明介绍,财政账户资金的划拨管理流程是凡是动用资金就必须经由“九道关”:用款单位提出申请、业务股室出具意见、预算科室核定指标、分管领导审核签字、局长签字批准,然后由业务股室开具支票、加盖公章和经手责任人私章,支票最终送达银行才能进行资金划拨。

  显然,“九道关”并没有起到防内贼的效果。李华波只需要利用职务之便可以省去前六个环节,然后加盖假公章,并拿出按照财政局规定早已存放在他那儿的经手责任人私章,就可以按照正常流程拿到支票,到银行转账取钱。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从2006年起,李华波等人就曾多次套取专项资金,多年来,巨额款项被挪用直至失踪竟无人发现。事后追查,在鄱阳县财政专户和鄱阳县农村信用社的转账支票上,金额大小写不一致、收款人信息错误、日期不符等问题漏洞百出。

  虽然鄱阳县农村信用社的领导班子已经被“一锅端”地免职,可是,责任归属问题仍然不明朗。

  鄱阳县财政局党组成员徐晓明曾表示,“财政局是受害者,没什么责任。”因为“李华波私刻公章属于个人行为,而银行又未尽到鉴别印鉴的义务。”所以,鄱阳县财政局提出向鄱阳县农村信用社索赔。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江西省某商业银行一位业内人士,他认为,农村信用社点多面广,管理人员待遇差、素质低是造成“大漏洞”的现实原因。

  某银行南昌市一位支行行长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鄱阳县农村信用社“有章不行”,不按照《关于财政资金的管理办法》和国库集中支付系统规定作业是酿成大错的根本原因。另外,“即使制度是健全的,制度以外,人员内外勾结,监守自盗也是防不胜防。银行转账凭证就是两个,一是票据,二是公章,案件嫌疑犯又是财政局内部人员,这怎么去堵?”

  众矢之的的鄱阳县农村信用社则对本刊表示,“我们有责任,财政也有责任”,因为“是财政局的股长卷款潜逃,不是我们信用联社”。

  到底谁该为此负责呢?《中国经济周刊》致电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他表示:“因为我们还没有具体调研过,所以不能发言。但可以肯定是,执行环节和监管环节肯定有问题。”他强调:“要按程序办事,程序要严密,执行要到位。”

  贾康认为,“我国相关的法律和制度都在不断改进和完善,这件事情是因为很多环节的疏漏和管理不当的问题综合在一起造成的,仅说某一点是不足以解释的。”